PPhana

我家的徹徹笑起來真好看wwww

原本想畫的是流(及)氓(川)式的笑容但筆鋒一轉就變成這樣了

似乎也不賴xd


這個節日不屬於我,屬於他們。

情人節快樂~~(誰說明天開學誰奏凱

餘生

*桃花源設定



一個寧靜的小村莊。聽老一輩的說當初會移居到這裡是為了躲避戰爭的紛亂。長期生活在這裡,雖然沒有外界的富貴榮華,但村民們自己自足,和平寧靜的生活,過得倒也怡然自得。

 

這天,有位漁人闖了進來,令村民們驚奇不已,但和善的村民仍然給予熱情的招待,在一頓豐盛的酒足飯飽後,便讓他暫時住在一戶人家家裡。

而招待他的是一位老先生。

 

「疑?先生一個人住嗎?」看著室內簡樸的擺設,漁人心中升起了疑問。

老人微微一笑,什麼都沒說。

漁人覺得有些尷尬,覺得自己或許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便自動閉上了嘴。

老人看這反應笑著道:「不~不用這麼拘謹~」過了一會兒又道:「年輕時離開了家鄉,被家人帶來了這,就這樣住著住著,一個人倒也慣了。」

 

漁人聽聞,忽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故鄉家裡隔壁也住了個老先生,聽說年輕時還是位有名的將軍呢!只是不知為何早早退了,搬到了我們這。小時候常常聽他在樹下說故事,說他當年在軍中是多麼驍勇善戰,他也常常跟我們說他和他愛人的事,可是也不知怎麼的,他的愛人卻不在他身邊。」

聽著聽著,老人也開始有些好奇了,於是問道:「他的愛人去哪了呢?」

漁人回答:「不知道。我們經常問他,他卻一次也不肯說清楚,只說他的愛人被帶到遠方了,他要去救他回來。當時我們一群孩子還童言童語的說要一起幫他找回他的愛人呢!他卻說我們沒辦法,因為他和他的愛人有約定。」

聽到這,老人眼神閃過了一絲光芒,忽然有些激動的握著漁人的手問:「那後來呢?他後來怎麼了?」

漁人被老人突如其來的舉動有些嚇著了,支支吾吾的說:

「他…他在前陣子去世了。請問您認識他嗎…?」

 

老人不說話了。許久許久,才緩緩的、荒涼的說道:

「不,我只是想起了一個遠方的朋友。」

 

後來漁人離開了。在踏出門前,漁人回頭看了老人一眼。老人背對著他,微微晃著搖椅,在隱隱透出的陽光照射下,老人的身影留的好長好長。

 

 

 

 

這天,一個驚訝的闖入,漁人捎來了他的消息。

當初流著淚被迫分開時堅定的承諾,那景象彷彿是昨日的事。

「我一定會去找你,與你共度餘生──」

如今白髮蒼蒼,你也已經隨著時間的洪流逝去。

 

想與你共度餘生,卻再也無法實現。

#2015影山飛雄誕生祭

及影小漫畫~希望各位小夥伴們喜歡~~

肥熊生日快樂(灬ºωº灬)

寶貝愛你❤

Good morning (HQ - 及影)

陽光照射的早晨,飛雄睜開了眼睛,發現棉被被睡得一半都到地上去了,便起身將被子輕輕的挪了回來。

「飛雄你醒了…?」身旁的人迷糊的問了句。                                

「還想睡…」

帶著些許睏意,飛雄揉了揉眼睛,正當要睡回去的同時,對方伸出了手,一下便把飛雄挽入自己的臂彎中。                                                                 

「飛雄喜歡及川前輩嗎?」

寵溺的聞了聞飛雄頭髮的香氣,及川在耳邊低問。

「及川前輩問過很多次了」飛雄彆扭著,

「我也回答過很多次了」

「結果並不重要哦飛雄」及川溫柔的撥開了對方額前的髮,隨後輕輕的落下一吻。                               

「我只是想聽飛雄說喜歡我」

飛雄被及川哄得臉頰微微泛紅,只好把臉更緊密的貼向及川的胸口:「我喜歡及川前輩…」飛雄感受著包圍著自己的體溫,像是訴說秘密般的輕聲細語。

陽光普照的早晨,擁抱著可愛的飛雄,及川徹偷偷的睜開眼睛,一臉幸福的笑意。

- - - - - - - - - - -

現在應該是要說晚安了(打臉

上禮拜天早上起床後的產物

閱(吃)讀(糖)愉快

2015.11.17

春雨下在你的臉龐(HQ - 及影)

「隊長!!!!!!!!」

「哦日向~~怎麼了?」

「影山說他有點事今天的包子就不用算他的了」

「欸欸!!喔~~真可惜呢!今天教練說要請我們吃包高級餡料的」

「喔喔真的嗎!!!!????」 


放學後,社團活動剛結束,如果是平常的話現在的天空一定被夕陽染的向楓葉一樣紅。但今天剛好是雨天。滴滴答答的雨在體育館內還是能夠聽得很清楚。


春季的雨總是下得很突然。 


濕滑的街道上,影山快步走著,但也因為天雨路滑,所以影山走得格外小心翼翼。

撐著的傘從邊邊角角低下了水滴,濺落在影山的球鞋上。 


轉眼間就到了青城高中。 


離放學也好一大段時間了,所以除了留校的學生以外其他人應該都已經離開了。

況且今天還是雨天。 


影山喘了喘口氣,因為剛走得有點急……


分秒不差,遠方體育館的方向傳出了各自交談的聲音,影山則是靜靜的站在校門口。

除了撐著雨傘的右手外,另一隻手的手裡也握著一把傘。 


5:45,青城的排球社團活動也差不多結束。


一二年級生一個個從遙遠的體育館走到校門口準備回家,留下三年級的負責關上體育館的大門和後續處理。 


又過了一段時間,三年級的才緩緩各自走出了校門。


但是影山左顧右盼,就是沒有看見他要等的那個人。直到他聽見了岩泉學長的聲音…… 


「松川~~鑰匙就交給你了」

「OK~」

「對了及川呢?剛才不是還跟你一起?」

岩泉翻了個白眼

「誰知道他要幹嘛?!今天不知怎麼的突然說要最後一個走」 


聽到那名字,影山疑惑了半晌。

及川學長不都是和岩泉學長一起回家的嗎?


影山想上前去問個清楚,沒想到反而被撞個正著…


「呃痛…」

「誰阿…咦?!」

揉一柔被撞到的額頭,看見眼前的人後岩泉瞪大了眼睛。

「影…影山!!??」


「對不起岩泉學長!!!!」

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前輩,影山急忙道歉。


「呃不…到是你怎麼會來?」


「我…」

 影山說不出口。 


今天一早看了氣象預報說會下雨,於是帶了傘出門但是在路上發現正好也要去上學的及川只揹了一個書包而兩手空空,於是心裡想著及川學長一定是過度自信所以沒帶傘之類這樣的想法於是就又匆匆忙忙跑回家裡帶了一支。 


如過下雨的話,就給他用。


「等等影山你為什麼臉紅了!!??」

「呃…」突然被這麼說影山反應不過來,內心的緊張讓臉頰顯得更通紅了。

「那個…及川學長……」


「找混蛋及川?」岩泉臉上露出狐疑的表情,但是他也不再多問。

「那傢伙現在應該在社辦。」

這麼回答之後影山向岩泉說了聲謝謝岩泉便跟著其他人走了。


走在陌生的校園裡,影山仔細的找尋對方的身影,心裡有股躁動一直平息不了。 


明明只是很平常的…來找對方而以阿……


來到了社辦,但是人並不在,影山碰了碰門鎖,也已經鎖上。


“是走了吧…”


已經是接近黃昏的時刻,學校裡的人也所剩無幾,看著教學大樓上的時鐘指針一分一秒的走,獨自一人站在空蕩蕩的校園,忽然覺得有些寂寞。


雨勢變小了,周圍的聲音逐漸能夠聽得清楚。但隱藏在影山心裡嗡嗡的思緒並不停止。


此時不遠處體育館傳來女生們癡迷的尖叫,影山順著聲音的方向走了過去,沒多久便看見在體育館前,三四個女生圍繞在及川的身旁。

「及川學長沒帶傘嗎!?」

「呀呀被妳發現了」及川笑著吐了吐舌,表現出一副很尷尬又很困擾的表情。


沒想到會是這樣子遇見。

那輕浮的微笑輕浮的態度,還有總是一大群女孩子圍繞在旁邊這點實在是讓影山很反感。


「我…我的傘可以借給及川學長!!」其中一個女孩子紅著臉小心翼翼的說。

「欸真的嗎?好開心~謝謝妳囉~」


好開心是…怎樣…… 


影山頓時覺得現在站在這裡為了這個人而心煩意亂的自己真是世界第一的蠢蛋,看著那女孩和及川相視而笑的模樣,影山心一沉,快步離去。


不妙,好不爽。


思緒比剛才更混亂,雨不知何時又變大了,密密麻麻,全力傾瀉在地上,似乎是想刷盡影山心中的憂鬱,又或許是這場雨使他更憂鬱? 


影山並不知道他走錯方向了,他只是順著路不斷往前。這絕不是失戀般的難過,只是心中小小的期待落空,只是小小的罷了。


失落到連對方的呼喚他都不自知。

直到那人拉住了他肩上的背包。


「!」

影山轉過身,及川的手還搭在他的肩上。


「飛雄你怎麼會在這裡?」

感覺…和平常不一樣。

現在的及川,少了那份輕浮。


畢竟青城離烏野也還是有段距離,平日上學的路線也是完全不同方向,及川便擅自下了定論:

「是來找我的嗎?」


見影山緊抿著唇默不作聲,及川在心裡默默肯定了剛才的推測。

而當瞥見了影山手中那兩把雨傘的同時,及川全部都想明白了。


「飛雄…?」

 不等及川反應,影山往及川的領口一拉,彆扭的吻上了對方。

這舉動並沒有讓及川驚訝太久,他順著影山的節奏,右手環抱住了對的腰左手撫上了影山柔順的黑髮,厚實的掌心輕壓著,加深了親吻的力道。

影山不敢睜開眼睛,這是何等害羞的畫面,如過他睜開眼睛的話說不定心臟便會停止。


只因眼前吻著他的這個人。


送傘什麼得不過是藉口,

他只是想見見他。


雨不停不停的落,及川輕輕離開了影山的唇後又迎合吻上,影山手中的傘早已掉落地面,大雨傾瀉在兩人毫無防備的身軀,浸濕了兩人的髮絲、兩人的衣服、兩人的臉龐。兩人在雨中唇齒撕磨,待對方吻得有點喘不過氣,及川才緩緩的離開影山柔軟的唇,看著因剛才的擁吻害羞到臉變得潮紅的影山,及川真的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什麼話都沒有說,及川撿起了掉在一旁濕淋淋的雨傘,咻的一聲打開。

「飛雄…」

及川的語氣很溫柔。


影山默不作聲,不過及川總是知道他在想什麼。

「飛雄想要我怎麼做?」

及川雙眼注視著影山,

「把剛剛那把雨傘丟掉?」

「哈阿!?」

居然是這種答案,影山真是服了他。


「那是別人的東西啦笨蛋!」

「嗯…小飛雄好溫柔~~」

「蛤!!!!????」


究竟要上演幾次呢?

每次見面都會吵上一架,然後及川就會很溫柔、很溫柔的親吻著他。


這次也是。


雨依舊是稀哩嘩啦的下個不停,


回家的路上,兩人依舊是你吵我鬧,但影山的心中已經沒有那股無謂的煩躁。

只有溫暖。


和最喜歡的人一起渡過,


就算是雨天,也是晴天。



***後記***

把之前寫的文重發了一次ww

真的很喜歡及川和影山彼此愛著卻又嘴硬的樣子


請無視宮城到東京距離的bug(#以及所有bug(##

由於當時突然下起了雨而且連續好幾天,

於是就以春雨來做主軸寫出這個故事~

個人很喜歡雨天///

最後感謝觀看這篇的你(鞠躬)


By花火2015.4.24